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 http://ydx.zzwave.com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岳东晓 -- 珍珠湾全球网

日志

贺梅家的现状与心路独舞之流的蹦跳

热度 8已有 4538 次阅读2019-3-16 04:00 |个人分类:贺梅案|系统分类:贺梅案回顾与现状

昨天,贺绍强、罗秦给我看了2017年底贺梅与贺绍强的EMAIL往来。贺梅给父亲发去了自己申请大学的 essay 草稿,她父亲回信说“亲爱的安娜,我认真读了,非常感人”。然后提了不少建议。贺梅回邮件说:“亲爱的爸爸” (Dear dad),讲了自己未来的目标,以及具体学校的要求等等。父女俩来来回回,就这个申请大学的 essay 就有好几十条EMAIL。

贺梅 essay 描述的是自己从环境改变的不适应到克服困难走出来的过程。众所周知,贺梅两岁生日那天,贝克家叫来警察,命令想带贺梅去照个全家福的贺家不得再来,随后贝克方跟法官私下炮制了一道不准接触令,导致贺梅开始懂事的关键几年里跟亲生父母没有接触。田纳西最高法院最终纠正了下级法院的错误与偏见,将贺梅归还给了亲生父母。对美国精神感兴趣的华人应该学习该最高法院的判决,而不是下级法院的错误。田纳西州检察部在联邦法院回应贝克的后续诉讼时写道:贺梅受到伤害是因为“系统非法的将贺梅维持在贝克监护之下六年之久。” ( "the system ... unlawfully maintained A.M.H. in the Bakers’ custody some six years")。可以想见,贺梅回家最初这一段路对小孩、大人必然是充满了艰辛。再加上她父母后来的离婚,又从长沙搬到重庆,太多的变化。

贺梅所描述的正是自己克服这些不利因素成长的过程。而某些人却是带着显微镜要从各种信息中寻找贺家不利的信息,来满足他们的不健康的心理,甚至蓄意扭曲事实,编织符合他们偏见的意愿的图像。而且他们总是带着对贺梅关心、同情的面具,一副唏嘘感叹之状,而内心实际充满了伪善甚至恶意。

贺家回国后不久,2008年一天ABC的一位资深人士给我打电话,说贝克家小女儿情绪很不好,能不能与贺梅视频联系,她俩从小在一起,感情很深。她说如果行,贝克就去买个 webcam。我当即表示支持两家从小孩利益出发改善关系,并与贺家沟通。后来两家逐渐恢复了正常的关系,重新成了朋友。贝克家曾想去中国看贺梅,但是由于缺乏资金未能成行。贺梅案的简述与贺梅回家后数年的事情,参见《贺梅回家后的真相》一文。

2011年暑假贺梅姐弟妹三人自费到美国旅游到了贝克家。贝壳村网站上几十个网民联名掀起一股向贝克报恩的募捐活动。他们说:贝克为了贺梅案官司卖了房子,他们被贝克的大爱感动,要向美国人证明中国人不都是贺家这样,他们要募捐给贝克买个房子,这样就可以把贺梅留在美国。这些人的宣传还做成视频,唱歌跳舞、眼泪横流、感情泛滥地在网上号召大家慷慨解囊。

就一个事实问题,我当时就写了《贝克为贺梅案倾家荡产是弥天大谎》一文再次澄清,贝克家卖房子根本不是因为贺梅案。贝克本是庞氏骗局 PinnFund USA 的区域经理(管好几个州的生意),他在 PinnFund  最后一年的收入达40万美金。公开信息显示,贝克家原住在孟菲斯的 3589 Davies Manor Drive,1997年以 37万7千500 美元购入, 2002年6月13日以 37万9千美元卖出。公开信息进一步显示,该房从 GMAC Mortgage 贷款 $283100,因此2002年6月贝克卖掉房子能拿到的钱只在10万美金左右(前些年还贷主要为利息)。那个时候离贺梅案的审判还有两年,贝克当时支付的律师费总额大约在2万5千到4万之间。后来,贝克每个月支付律师费500到1000美金左右。打官司的律师费不是贝克卖房的原因。实际原因应该是,2001年美国政府查封了 PinnFund 这个庞氏骗局后,贝克不但失去高收入工作,后来连401(k)退休计划里的6万美金都被收走了,银行账号里只剩1000多美金。

但就算这些人是真心感激贝克,要争口气,就算没有其他人捐,参与宣传的骨干力量就有几十个,有的还号称大亨,这样提到代表民族向贝克感恩的高度,每个人捐 个500,凑个1万也好意思点吧。这些信誓旦旦要给贝克买房子的人最后公布总共募捐了2000多美金,可能不够贝大爷两个月零花。这些人的所谓大爱与感恩就值这么一点,与他们闹得沸沸扬扬、惊天动地的镜头太不相称。之后我在贝壳募捐人是大爱还是大恨贝壳募捐者的道歉还在继续粉饰撕开贝壳募捐人的画皮并找出其撒谎的动机》《贝壳募捐人撒谎的证明》等文中对真相做行了进一步维护,揭露整个事件完全是伪善地作秀与对贺家的恶意伤害。

一晃眼快8年过去了,贺梅在自己父母(特别是母亲)的培养下已经长大成人,父母给了她非常好的学习生活条件,她进了非常不错的私立学校。 父亲贺绍强早些年经济情况不好,但近几年也给了20多万RMB的资助。母亲罗秦就不必说了,自己没有什么新衣服,全部心血都花在子女身上。贺、罗虽然离了婚,但是罗秦在她写的《Go Home 回家》一书中对贺还是高度评价,两人保持了相当健康的关系 -- 尤其是在子女问题上的基本一致。

想不到过了这么多年,又有贝壳村网友心路独舞这样的匿名人士不甘寂寞冒出来继续用虚假的事实来欺骗公众(没注意心路独舞有没有 参与2011年贝壳村的募捐活动)。一个匿名博主一篇明显偏见与具有伤害性的 博文,一夜之间传遍了互联网。心路独舞扭曲的笔下,贝克当年卖了房子保护贺梅如今继续, 而贺梅亲生父母丑恶不堪。最后 还心路独舞不忘惺惺然表示对贺梅这个女孩的关爱与祝福。

贺梅母亲罗秦转来了心路独舞给她发的一条微信。当罗秦质问心路独舞为何在文中扭曲事实时,心路独舞回应罗秦道:“你应该问你自己的女儿为什么要这时候跳出来 面对电视独家采访”。(红字为作者加注)

xldw.jpg

贺梅没有跳出来。是心路独舞之流看到一个2017年的报道忍不住跳了出来,而且跳得很 HIGH。





路过

鸡蛋
3

鲜花
4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7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2 个评论)

回复 MingHao 2019-3-22 01:21
“贺梅没有跳出来。是心路独舞之流看到一个2017年的报道忍不住跳了出来,而且跳得很 HIGH。”

年轻人成长,家庭关系,这是很敏感复杂的,还是尊重罗秦全家为好,要采访就直接找人家,别用自己的想象搬弄是非.  at 罗秦全家de expenses, 提高自己的点击率?我无法尊重这种做法。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9-8-19 02:03 , Processed in 0.031400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