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ohaiwan.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美国黑人400年苦难历程

已有 259 次阅读2022-11-17 08:22 |个人分类:US|系统分类:转帖-知识

武汉科技大学 董登新教授

本文是我的美国问题研究专题的基础性阅读材料的一小部分,在此整理为美国黑人400年苦难历程的8个小节,供大家欣赏。知己知彼,了解美国。(文中生僻的人名和地名大多标注了英文,便于大家查询。)

一、英国是最大的黑奴“人贩子”

二、美国独立战争后“解放奴隶”只是宣言

三、美国内战后黑人与白人的种族隔离

四、《民权法》与《投票权法》并未改变黑人命运

五、“黑人的命也是命”首次成为战斗口号

六、“我不能呼吸”成为美国种族歧视的真实写照

七、种族歧视溯源:不能停留在推倒几座美国英雄雕像

八、美国黑人将走向何方?

美国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一部种族歧视的历史。正如美国心理学会主席舒尔曼(Sandra L. Shullman)说,美国始终处于一场种族主义的大流行病中,民主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的梦想至今未能实现。

一、英国是最大的黑奴“人贩子”

始于北美殖民地时期的“黑奴”,成为种族歧视的源头。1565年,西班牙人登上美洲大陆,在现在的佛罗里达建立第一座殖民城市圣奥古斯丁时,这里就有了“黑奴”的身影。

据不完全统计,在长达三个世纪的跨大西洋奴隶贸易中,英国是最大的奴隶贩子,它将350万非洲黑人贩卖到欧美地区,占奴隶贸易总量的1/3还多。

15-16世纪,英国还是一个版图狭小的农业国,人口大约在300-600万左右。在17世纪初,一些忍受不了迫害的清教徒,还有一些强奸犯、杀人犯、冒险家及商人开始向新大陆移民。

1606年12月,英国第一次向北美洲移民,英国的弗吉尼亚公司组织了144名移民,在1607年5月12日在詹姆斯河口附近登陆,建立了第一个定居点。这批人其实是公司雇佣的契约劳工(俗称“白奴”),必须免费为公司工作7年才能获得自由。由于疾病和缺衣少食,到了1608年1月,这批人就只剩下30多人了。

1619年,弗吉尼亚公司公司启动了授予定居者土地的项目,尤其鼓励英国人全家移民美洲。在1607年至1733年之间,英国在北美东起大西洋沿岸西至阿巴拉契亚山脉的狭长地带建立的13个英属殖民地,这就是1776年美国建国初期的最早13个州,它们分别是特拉华、宾夕法尼亚、新泽西、佐治亚、康涅狄格、马萨诸塞湾、马里兰、南卡罗来纳、新罕布什尔、弗吉尼亚、纽约、北卡罗来纳和罗德岛。13个州的总面积约80万平方公里。

为了满足快速发展的北美殖民地的劳动力需求,17世纪早期,欧洲白人殖民者从契约白奴(主要是较贫穷的欧洲人)转向了更廉价、更充足的劳动力来源――非洲黑奴。

1619年,当一艘荷兰船载着20名非洲人在英国殖民地弗吉尼亚的詹姆斯敦上岸时,奴隶制迅速在美国殖民地传播开来,越来越多的黑人从非洲被贩卖到这里成为“黑奴”。当时的英国成为最大的奴隶“人贩子”,他们将奴隶当牲畜买卖,并规定黑人世代为奴,没有人身自由。

随着欧洲国家日益强大,特别是葡萄牙、西班牙、法国、英国和荷兰,他们开始争夺非洲奴隶贸易的控制权,英国王室授予皇家非洲公司(Royal African Company)一份特许状,让其在1712年之前垄断非洲奴隶运输路线。据统计,1672年至1689年,皇家非洲公司从非洲向美洲运送了大约8万名奴隶。大西洋奴隶贸易在18世纪末达到顶峰,尽管无法给出准确的数字,但一些历史学家估计,仅在18世纪,就有600万至700万奴隶被输入到新大陆,剥夺了非洲大陆最宝贵的资源——最健康、最能干的男人和女人。

从16世纪到19世纪,估计有1200万非洲人作为奴隶被运到美洲。其中,估计有64.5万人被带到现在的美国。根据1860年美国人口普查,美国奴隶人口已增长到400万。

总的来说,随着有色人种人口越来越多,对白人统治阶级的威胁越来越大,政府就越来越多地限制自由黑人的自由权利。

从殖民时期早期开始,奴隶制就作为一种法律制度存在于美国。奴隶法典是为规范奴隶和奴隶主之间的关系以及使奴隶制度合法化而制定的州法律。这些法典对奴隶本已有限的自由施加了严厉的限制,并给予奴隶主对奴隶的绝对权力。奴隶主被要求定期搜查奴隶住所,以发现可疑活动;一些法规禁止奴隶拥有武器,未经允许不得离开主人的种植园,甚至在自卫时也禁止对白人动手。奴隶们经常受到鞭打、镣铐、绞刑、殴打、焚烧、肢解、烙印和监禁的惩罚。美国黑奴遭遇的待遇是残暴、不人道,鞭打、处决和强奸司空见惯。奴隶们通过反抗、不服从和逃跑来反抗。

南方的强奸法(Southern rape laws)体现了基于种族的双重标准。在南北战争前,被指控强奸的黑人男性会被处以死刑,而白人男性可以强奸或性虐待女奴,而不用担心受到惩罚。事实上,到了19世纪,南方的流行作品将女性奴隶描绘成好色、滥交的“jezebel”,她们无耻地引诱白人奴隶主与她们发生性关系,从而为白人男性对黑人女性的虐待辩护。自由女性或白人女性可以指控强奸者,而奴隶女性则没有法律追索权。法律规定,她们的身体属于他们的主人。

美国历史上白人男性对黑人女性的性侵犯的普遍程度很高。强奸也被用来增加奴隶数量,作为奴隶繁殖实践的一部分,特别是在1808年联邦禁止进口奴隶之后。在南北战争前的南方,对奴隶的性虐待是家常便饭。奴隶妇女被强奸和性虐待的风险很高,这种做法部分植根于当时南方的男权文化,这种文化认为所有女性,无论黑人还是白人,都是财产或动产。奴隶妇女与任何种族的男子所生的后代都是奴隶,从而产生了大量的混血或黑白混血奴隶。相比之下,许多南方社会强烈禁止白人女性和黑人男性之间的性关系,试图保持“种族纯洁性”。

对种族“纯洁”的信仰促使南方文化强烈禁止白人女性和黑人男性之间的性关系,但这种文化从本质上保护了白人男性和黑人女性之间的性关系,结果产生了许多混血儿童。许多混血佣人实际上与家庭中的白人成员有亲戚关系。这些关系往往是不平等的权力结构和性虐待的产物。在许多家庭中,奴隶受到的待遇取决于奴隶的肤色。肤色较深的奴隶在田里工作,而肤色较浅的奴隶在房子里工作,衣食住行相对较好。有时,种植园主使用混血奴隶做家仆,或偏爱工匠,因为他们是自己的孩子或亲戚的孩子。南方腹地的自由黑人通常是种植园主的混血儿。在南方各州,奴隶婚姻是非法的,奴隶夫妇经常被奴隶主通过出售而分开。奴隶甚至不被允许选择他们的性伴侣或父母。

奴隶的教育通常是不被鼓励的甚至是被禁止的,因为人们担心知识——尤其是阅读和写作的能力——会使奴隶变得反叛。在19世纪中期,实行奴隶制的州通过了法律,规定对奴隶进行教育是非法的。在1841年的弗吉尼亚州,违反这一法律的惩罚是对奴隶施以20鞭刑,对教师处以100美元罚款。1841年,北卡罗莱纳对奴隶的惩罚包括鞭打39下,对教师罚款250美元。

二、美国独立战争后“解放奴隶”只是宣言

1783年,英国承认美国独立,并先后把13个州以外大西洋沿岸的大部分土地划归美国,美国领土扩展至230万平方公里,约占现在美国本土面积的30%。1789年,美国联邦政府成立。按道理讲,美国应该是英联邦国家,但由于当时的英国打不过刚成立的美国,它只得承认美国独立。如果说,过去的美国是英国人的美国,那么,可以说,现在的英国则是美国人的英国。

美国独立战争后,由于像乔治·华盛顿和托马斯·杰斐逊这样的领袖——他们都是来自维吉尼亚的奴隶主,他们只是采取了谨慎的措施来限制这个新独立国家的奴隶制,因此,美国《宪法》默认了奴隶制度,保证了奴隶主收回任何“被强迫服务或劳动的人”)的权利。

从1789年华盛顿成为美国第一任总统,到尤利西斯·格兰特(Ulysses Gran)于1869年担任美国第18任总统,其间就有12位总统拥有或曾经拥有自己的黑奴。

直至18世纪末,一些北方州才废除了奴隶制,但在南方,黑人在人口中占很大比例,经济依赖于烟草和棉花等作物的生产。在18和19世纪,南方的劳动密集型农业经济依赖于持续存在的奴隶制。18世纪晚期轧棉机的发明振兴了美国南部和西南部的棉花生产,进一步增加了对奴隶的需求。南方奴隶主支持奴隶制的论点捍卫了种植园主的利益,反对废奴主义者、下层阶级和非白人建立一个更平等的社会结构的企图。

1793年,美国国会通过了《逃亡奴隶法案》,将协助试图逃跑的奴隶定为联邦犯罪。尽管很难在各州之间强制执行,尤其是随着北方废奴主义情绪的增长,这部法律帮助确立并合法化了奴隶制,使之成为美国的一项持久制度。

17世纪、18世纪和19世纪期间,北美发生了大量的黑奴起义和起义。到1776年,大约8%的非裔美国人获得了自由。到1810年,南方4%的黑人和北方75%的黑人获得了自由。到1860年(内战前夕),自由黑人占美国人口的10%。“自由黑人(free Negro or free black)是美国废除奴隶制之前用来描述非奴隶的非裔美国人的一个术语。内战前的自由黑人这一称呼,开始于联邦成立(1781年),结束于内战爆发(1860年)。

直至1808年,美国国会才宣布进口新奴隶为非法,但美国的奴隶人口在接下来的50年里几乎增加了两倍,到1860年已达到近400万,其中一半以上生活在南方产棉州。从19世纪30年代末到60年代初,支持奴隶制的争论最为激烈。到了19世纪50年代,南方积极捍卫奴隶制(slavery),并继续向美国新领土扩张。1861年,11个蓄奴州(slave states)脱离联邦,成立美国南部邦联(Confederate States of America),引发美国内战。

1862年,联邦政府把废除奴隶制作为战争目标。1863年,亚伯拉罕·林肯(Abraham Lincoln)总统通过《解放奴隶宣言》(Emancipation Proclamation)解放了反叛的南方各州的奴隶。1865年12月,美国宪法第13次修正案生效,宣布在全美国永久废除奴隶制度,并对以前的奴隶主没有任何补偿。

从1861年的春天到1865年战争结束时,大约有18.6万名黑人士兵加入了联邦军队,其中3.8万人丧生。战争结束时,美国3500万总人口却死亡了62万人,使之成为美国历史上代价最惨重的冲突。

虽然联邦在内战中的胜利给了大约400万奴隶自由,但在重建时期面临着重大挑战。1865年底通过的第13修正案正式废除了奴隶制,但战后南方被解放的黑人的地位问题仍然存在。随着南方白人在1865年和1866年逐渐在前邦联州重建民事权力,他们制定了一系列被称为《黑人法典》的法律,旨在限制获得自由的黑人的活动,并确保他们作为劳动力的可用性。

三、美国内战后黑人与白人的种族隔离

1870年美国宪法通过第15次修正案,保证公民的投票权不会因种族、肤色或以前的奴役状况而被剥夺。在重建时期,美国黑人赢得了南部各州政府甚至美国国会的选举。他们日益增长的影响力令许多南方白人感到沮丧,白人感到控制权越来越离他们远去。在这一时期出现的白人保护团体——其中最大的是三k党(KKK)——试图通过对选民的压制和恐吓以及更极端的暴力来剥夺黑人选民的公民权。

到1885年,大多数南方州都颁布了要求黑人和白人学生分开上学的法律,到1900年,“有色人种”被要求在火车车厢、车站、酒店、剧院、餐馆、理发店和其他场所与白人隔离。

黑人民族主义领袖马库斯·加维(Marcus Garvey)呼吁非裔美国人的种族自豪感,赞扬黑人是强大和美丽的。加维认为,由于种族偏见在白人文明中根深蒂固,黑人诉诸白人的正义感和民主原则是徒劳的。他说,他们唯一的希望就是逃离美国,回到非洲建立自己的国家。在向国际联盟(League of Nations)呼吁在非洲建立殖民地、与利比里亚谈判失败后,加维于1921年宣布建立非洲帝国,自己担任临时总统。这是黑人绝望与逃避现实的一种社会心理。

20世纪初,俄克拉荷马州塔尔萨市的格林伍德区曾聚集大量非裔创办的企业,被称为“黑人华尔街”。黑人通过采矿和石油产业迅速积累起财富,却引起当地白人的不满。1921年,白人群体对该地区的黑人发动袭击,超过一千多人死伤,其中绝大部分为黑人,另有35个街区被焚毁,成为美国史上最严重的种族暴力事件之一。

直至20世纪20年代,美国黑人从南部农村向北部城市的大规模迁移,引发了一场非裔美国人文化复兴。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超过300万的美国黑人在战争期间登记服役,其中大约50万在海外服役。根据陆军部的政策,应征入伍的黑人和白人被组织成不同的单位。由于黑人部队面临的持续歧视,保持他们高昂的士气是困难的。

1955年8月,一个来自芝加哥的14岁黑人男孩埃米特·提尔(Emmett Till)来到密西西比州莫尼市探亲。据称,在一家杂货店里,他对柜台后面的白人女性吹口哨并发表挑逗言论,违反了南方种族歧视的严格规定。三天后,两个白人男子——这个女人的丈夫和他同父异母的兄弟在半夜把Till从他叔祖父的家里拖了出来,殴打、开枪打死了他,并把他的尸体扔进塔拉哈奇河。这两名男子承认绑架了Till,但在仅仅一个小时的商议后,由白人男性组成的陪审团宣告谋杀罪名不成立。

1955年12月1日,一位名叫罗莎·帕克斯的非洲裔美国妇女在阿拉巴马州蒙哥马利市乘坐一辆公共汽车时,司机让她给一个白人让座。帕克斯拒绝了,并因违反该市的种族隔离条例而被捕。

1956年12月21日,在最高法院裁定在城市公交系统实行种族隔离是非法的之后,黑人才能坐在公交车前部。

到20世纪50年代末,少数非洲裔美国人开始被南方的白人学院和大学录取。

1960年2月1日,来自北卡罗来纳州格林斯博罗农业技术学院的四名黑人学生坐在伍尔沃斯当地一家分店的午餐柜台前,点了咖啡。由于柜台的“白人专区”政策,他们被拒绝服务。

1960年,约翰·f·肯尼迪(John F. Kennedy)将通过新的民权法案作为其总统竞选纲领的一部分;他赢得了超过70%的非洲裔美国人的选票。1963年11月,肯尼迪在德克萨斯州达拉斯遇刺身亡,当时国会正在讨论他的民权改革法案。1964年6月,林登·约翰逊(之前并不以支持民权而闻名)在国会推动了民权法案,这是美国历史上影响最深远的支持种族平等的法案。

四、《民权法》与《投票权法》并未改变黑人命运

1964年美国国会通过的《民权法》规定,基于种族、肤色、宗教信仰、性别或来源国的歧视性行为均视为非法。

阿拉巴马州州长乔治·华莱士(George Wallace)是一个臭名昭著的种族隔离反对者,1965年初,当地的县治安官坚决反对黑人选民登记运动:在塞尔玛的合格黑人选民中,只有2%成功登记。

1965年8月,美国国会通过了《投票权法》,试图克服在州和地方层面仍然存在的法律障碍,这些障碍阻止黑人公民行使宪法第15修正案赋予他们的投票权。具体来说,该法案禁止将识字测试作为投票的要求,要求联邦政府对以前使用测试的地区的选民登记进行监督,并赋予美国司法部长责任,质疑在州和地方选举中使用人头税。

1966年,斯托克利·卡迈克尔首次普及了“黑人权力”这个词,他呼吁黑人不要再指望美国白人的制度——这些制度被认为是天生的种族主义者——而要自己行动起来,靠自己的力量来获得他们想要的成果,包括更好的工作、住房和教育。

1966年,加州奥克兰的两名大学生创立了黑豹党,虽然最初的任务是保护黑人免受“白色暴行”。通过为黑人社区巡逻,黑豹党很快发展成为马克思主义组织,促进了黑人权力通过敦促非洲裔美国人武装自己获得充分就业,体面的住房和控制他们自己的社区。在加利福尼亚、纽约和芝加哥,黑豹党和警察都发生过冲突。

1968年4月4日,美国黑人领袖、民权活动家和诺贝尔和平奖得主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在田纳西州孟菲斯(Memphis)遇刺身亡。在他死后,100多个城市发生了数天的骚乱、焚烧和抢劫。被指控的凶手是一名名叫詹姆斯·厄尔·雷的白人男子,他立即被捕并受审;他认罪,被判处99年监禁;没有听到任何证词。雷后来撤回了他的供词,尽管美国政府对此事进行了几次调查,许多人仍然认为,迅速的审判是为了掩盖一个更大的阴谋。马丁·路德·金的遇刺,以及三年前马尔科姆·艾克斯的遇刺,使许多温和的非裔美国活动人士变得激进,推动了黑人权力运动(Black Power movement)和黑豹党(Black Panther Party)的发展。

1968年,雪莉·奇泽姆(Shirley Chisholm)被选为布鲁克林选区的众议员,成为国会首位黑人女性议员,她曾是一名教育顾问,也是全国妇女核心小组(National Women’s Caucus)的创始人。她是第一个主要政党的非裔美国候选人,也是美国第一位女性总统候选人。她说,当我竞选国会议员,当我竞选总统时,作为一名女性,我遇到的歧视比作为男性黑人更多。

从1960年代开始,“平权行动”( Affirmative Action)一词被用来指旨在弥补过去基于种族、肤色、性别、宗教或民族出身的歧视的政策和倡议。1961年,约翰·f·肯尼迪总统在一项行政命令中首次使用了这个词,呼吁联邦政府雇佣更多的非洲裔美国人。到了20世纪70年代中期,许多大学都在寻求增加校园里少数族裔和女性教师和学生的数量。

例如,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将其医学院16%的招生名额指定为少数族裔申请者。在加州白人男子Allan Bakke两次申请都没有成功后,他起诉了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声称自己的成绩和考试分数比被录取的少数族裔学生都高,并指责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反向歧视”。1978年6月,在加州大学董事诉Bakke案中,美国最高法院裁定,使用严格的种族配额是违反宪法的,Bakke应该被接纳;另一方面,它认为高等教育机构可以合理地将种族作为录取决定的标准,以确保多样性。

平权行动成为一个有争议和分裂的问题,越来越多的反对运动声称,所谓的“种族竞技场”现在是平等的,非洲裔美国人不再需要特别考虑来克服他们的劣势。在随后几十年的裁决中,最高法院限制了平权行动项目的范围,而美国几个州禁止基于种族的平权行动。

从1950年到1980年,美国城市中心的黑人总人口从610万增加到1530万;在同一时期,美国白人逐渐从城市搬到郊区,带来了许多黑人需要的就业机会。就这样,贫民区——一个深受高失业率、犯罪和其他社会弊病困扰的市中心社区——成为了城市黑人生活中越来越普遍的事实。

在20世纪80年代初,作为马丁·路德·金的战友,杰西·杰克逊(Jesse Jackson)成为美国黑人的主要代言人,他敦促黑人在政治上更加积极,并领导了选民登记运动,使得哈罗德·华盛顿(Harold Washington)在1983年当选芝加哥首位黑人市长。第二年,杰克逊参加了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由于他的彩虹/推动联盟的力量,他在初选中排名第三,这得益于黑人选民参与度的激增。1995年,他的儿子小杰西·l·杰克逊(Jesse L. Jackson Jr.)在伊利诺伊州当选美国众议院议员。

1986年,奥普拉·温弗瑞(Oprah Winfrey)创办辛迪加脱口秀节目(Syndicated Talk Show)。她将自己脱口秀节目的成功变成了一个女性帝国——包括表演、电影、电视制作和出版业。温弗瑞是娱乐界最具影响力的人物之一,也是第一位黑人女亿万富翁,她还是一位积极的慈善家,曾慷慨地向南非黑人和历史悠久的黑人莫尔豪斯学院(Black Morehouse College)捐款。

1991年3月,加州高速公路巡警试图拦下一个在洛杉矶高速公路上超速的非裔美国人罗德尼·金。当巡警追上他的车时,洛杉矶警察局的几名警官已经赶到了现场。据称,在金拒绝逮捕并威胁他们之后,四名洛杉矶警察用泰瑟枪向他开枪,并严重殴打他。金案最终在西米谷郊区进行了审判,1992年4月,陪审团裁定两名警官无罪。

对判决的愤怒引发了为期四天的洛杉矶骚乱,开始于主要由黑人组成的南中心社区。暴乱平息后,大约有55人死亡,2300多人受伤,1000多栋建筑被烧毁。当局后来估计,损失总额约为10亿美元。第二年,四名参与殴打的洛杉矶警察中有两名因侵犯金的民权被联邦法院重审,并被判有罪;金最终从市政府获得了380万美元的和解金。

2001年,乔治·w·布什任命鲍威尔为国务卿,使他成为第一位担任美国最高外交官的非洲裔美国人。鲍威尔试图为美国2003年有争议的入侵伊拉克行动争取国际社会的支持。他在联合国发表了一篇引起争议的演讲,涉及伊拉克拥有武器材料的问题,后来被揭露这些材料是基于错误的情报。他在2004年布什连任后辞职。

在另一项具有历史意义的任命中,布什的长期外交政策顾问、前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康多莉扎·赖斯接替鲍威尔,成为美国首位非裔女性国务卿。

2008年,奥巴马最终当选为美国总统,他是第一位非洲裔美国人总统。

五、“黑人的命也是命”首次成为战斗口号

2012年2月26日,迈阿密的一位非洲裔高中生特雷沃恩·马丁(Trayvon Martin),到逻佛罗里达州桑福德(Sanford)看望父亲,他穿着一件连帽运动衫,在便利店买了一袋彩虹糖和一瓶果汁, 在走回他父亲的未婚妻家的路上,他被一位社区的邻里守望志愿者乔治·齐默尔曼(George Zimmerman) “发现了”,齐默尔曼打电话给桑福德警方的非紧急热线,他报告说,马丁看起来很可疑,但警方调度员建议他,不要跟踪这个年轻人。但过了一会儿,枪声响起。警察赶到时,马丁当场死亡。齐默尔曼鼻子流血,后脑有伤,被审问后释放。

齐默尔曼的父亲是白人,母亲是西班牙裔。28岁的齐默尔曼是一名保险欺诈调查员,他是双子湖酒店的社区巡逻队队长,枪击案发生前,该酒店发生了一系列入室盗窃案。由于枪击案没有目击证人,警方没有逮捕齐默尔曼。齐默尔曼声称,因发生肢体冲突,出于自卫,他开枪打死了这名手无寸铁的17岁少年。

2012年3月21日,数百人聚集在纽约,参加百万连帽衫游行,要求为马丁伸张正义。许多人认为,齐默尔曼仅仅因为马丁是黑人,就将他定性为可疑和具有威胁性的人。两天后,奥巴马总统谈到枪击事件时说: “如果我有个儿子,他也会长得像特雷沃恩(一样黑)”。4月11日,在数周的示威活动之后,佛罗里达州州长任命的一名特别检察官指控齐默尔曼二级谋杀罪,但他拒不认罪,案件于2013年6月开庭审理。在法庭上,控方把齐默尔曼描绘成一个想当警察的人,并将马丁描绘成罪犯,他追上马丁并打了起来。检察官还试图通过指出齐默尔曼向警方提供的证词前后矛盾,来寻找他自卫声明中的漏洞。齐默尔曼没有出庭作证,他的辩护律师辩称,他只是在马丁袭击他之后才开枪的。2013年7月13日,一个由6名女性组成的陪审团经过两天16个小时的商议,裁定齐默尔曼无罪。

在齐默尔曼被无罪释放后,加州奥克兰居民艾丽西亚·加尔扎(Alicia Garza)在脸书(Facebook)上发布了一条消息,对杀害黑人少年的佛罗里达州男子乔治·齐默尔曼被判无罪感到愤怒和悲伤。她的帖子中首次使用了“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的愤怒表达,这句话很快成为了美国乃至全世界的战斗口号和运动。

加尔扎说,齐默尔曼被判无罪后,她感到“非常悲痛”。她十分悲伤地注意到,许多人似乎责怪受害者特雷沃恩·马丁(Trayvon Martin),而不是种族主义的“疾病”。洛杉矶社区组织者、加尔萨的朋友帕特里斯·库洛斯(Patrice Cullors)读了她的帖子,并第一次引用了“黑人的命也是命”。

随着这个话题标签在Facebook和Twitter上变得流行,加尔扎、库洛斯和其他活动人士奥珀尔·托梅蒂(Opal Tometi)用“黑人的命也是命”这个名字,建立了一个社区组织者和种族正义活动人士的网络(Black Lives Matter Network),使命是“根除白人至上主义,建立地方权力,干预国家和治安维护者对黑人社区施加的暴力”。

2013年11月,桑福德市宣布了新的规定,禁止社区监督项目的志愿者携带枪支和追捕嫌疑人。“黑人的命也是命”这个短语和标签很快被全国各地的草根活动人士和抗议活动所采用,这句话是对黑人尊严的诉求,简单而明确,它也成为2014年布朗在密苏里州弗格森被杀后爆发的抗议活动的主要象征之一。但后来还是发生了不少非洲裔美国人被警察或像齐默尔曼这样的潜在义务警员杀害的事。

2014年加纳(Eric Garner)因售卖没有印花税票的香烟被逮捕后死亡;同年另一名青年布朗(Michael Brown)因没有走人行道被警察击毙。

六、“我不能呼吸”成为美国种族歧视的真实写照

2014年,黑人小贩阿哈姆德-阿波利因为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引起了全美范围的抗议活动。当时,正在路易斯安纳州立大学上学的西蒙斯,穿上了前胸印有“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的黑色T恤,以示抗议。当时NBA球员科比身穿黑色T恤的照片,T恤上写着“我不能呼吸”,抗议黑人阿哈姆德-阿波利遭警察暴力执法致死。

2019年3月28日,美国非裔哈维尔·安布勒(Javier Ambler)因为轻微交通违规,被警察一路追至得州首府奥斯汀,被捕时被电击枪电击四次致死。执法记录仪显示,安布勒恐惧地说:“我有充血性心力衰竭”,其中一名副警长第四次对安布勒实施了电击。安布勒对副警长们重复了四次“我不能呼吸”(I can’t breathe!),并苦苦恳求“救救我”。但威廉森县警局内部事务部调查报告称,副警长们的行为“没有违反警局追捕和用武的政策规定”。报告也没有表明,涉事警察们是或否“遭到训诫”或是“因此休假”。最终在致得州总检察长办公室的报告中,安布勒案被定为“过失杀人”案,并且该“过失杀人”行为具有“正当性”。

整个逮捕安布勒的过程被美国警察真人秀节目《直击追捕现场》录下,执法现场视频直至2020年6月8日被奥斯汀警局放出,被得州当地媒体在网上公开,并引起社会轰动。

2020年5月25日,46岁的黑人男子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在光天化日之下被白人警察肖文(Michael Chauvin)用膝盖压住颈部达8分钟之久,这一举动导致弗洛伊德呼吸困难,由此呼喊“我不能呼吸了!”(I can’t breathe!),但是警察不予理会,旁边还有三名白人警察,神情漠然。不久,弗洛伊德就不省人事,被救护车送往医院后宣告死亡。5月26日,涉事的几个白人警察,仅仅被免职了事。

作为美国史上首位黑人总统,特朗普的前任奥巴马呼吁对事件进行充分调查。他还用“脖子上的膝盖”来比喻黑人遭受的系统性压迫,“这种悲剧发生在2020年的美国是不正常的。”

2020年5月29日晚,马丁·路德·金的女儿伯妮丝金在亚特兰大公开呼吁,“我们必须永久地解决系统性种族主义,及白人至上主义的问题。但我认为,唯一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通过非暴力手段。”

乔治弗洛伊德被白人警察以跪脖窒息而死,其手段极其恐怖和残忍,视频在美国经社交媒体公开后,全美哗然并引发反对警察暴力执法的游行和集会,民众高喊“我不能呼吸”的口号走上街头游行。2020年5月26日 至6月6日,全美民众自发组织、参与的示威游行活动,已蔓延至全美50个州650多个城镇。全美多地、英国、法国、德国、日本、澳大利亚等国均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反对种族歧视和警察暴力。

这场骚乱正值美国全面性的抗疫封锁举措放宽之时,一开始是针对弗洛伊德之死的和平抗议活动。但由于美国政府采取暴力执法和武力镇压,很快引发全国性骚乱,暴乱,进而打、砸、抢、烧的混乱局面,“愤怒的群众冲向白宫、冲向圣约翰教堂、冲向特郎普大厦、冲向商场、银行和他们想去的任何地方,去发泄他们心中的怒火、示威群众愤怒悲伤地说,既然美国已经不是我们的家园了,要它何用?烧了也罢!特郎普政府眼看局势即将失控,总统特郎普竟然赤裸裸地向示威群众警告称,“只要抢劫就开枪!”

据《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报道,在两周内,对黑人的命也是命运动的支持率上升了28个百分点,几乎与前两年持平。“我不能呼吸”美国暴乱事件持续,白宫熄灯,华盛顿宵禁,特朗普进地堡躲避。

“黑人的命也是命”(Black Lives Matter)成为美国和全球种族正义运动唯一的战斗口号,或许比《黑人权力》(Black Power)之后的任何其他短语都要响亮。弗洛伊德的遭遇只是美国黑人数百年来境遇的缩影。时至今日,非裔遭遇警察暴力执法致死,在美国并不罕见。美国国家科学院的分析调查显示,约1000个黑人男子中就有1人会死于执法行动,比例为白人的2.5倍。

迫于舆论压力,最终肖文被以三级谋杀和二级过失杀人罪起诉,其余三名警察都已被解职。然而,美国暴乱事件并未就此结束。

七、种族歧视溯源:不能停留在推倒几座美国英雄雕像

2020年6月4日,弗吉尼亚州州长拉尔夫·诺瑟姆(Ralph Northam)宣布,计划从里士满历史悠久的纪念碑大道上拆除罗伯特·李的雕像。罗伯特·李是美国南北战中南方联盟的总司令,他和他的雕像一直被认为是“白人至上”和“奴隶制”的象征。

2020年6月6日,在美国弗吉尼亚州首府里士满进行的抗议活动中,示威者推倒了位于当地门罗公园内罗伯特·李将军的雕像。雕像倒下以后,有人还朝其小便,雕像上似乎已被人泼了红色油漆。

2020年6月7日,反种族主义抗议者在英国布里斯托推倒了一座17世纪奴隶贩子的雕像,并将其扔入水中。其间,一名示威者还用膝盖跪压在雕像的脖子上,此举模仿了上月美国警察对弗洛伊德暴力执法的手段。

2020年6月10日,在明尼苏达州首府圣保罗城,明尼苏达州议会大厦前的哥伦布雕像被民众拉倒。同一天,在弗吉尼亚州首府里士满市中心的一座哥伦布雕像被示威者推倒、焚烧后,丢入湖中。同一天,在马萨诸塞州首府波士顿市,克里斯托弗·哥伦布海滨公园内的哥伦布雕像遭人“斩首”。

据美联社报道,推倒雕像的示威者称是在为美洲原住民发声,认为美洲原住民的悲剧就始于哥伦布。此前在美国请愿网站“change.org”上,民众发起多份情愿要求拆除特定地点的哥伦布雕像。在致纽约市长白思豪的情愿书中,请愿者写道:“哥伦布谋杀、奴役、强奸、掠夺并摧毁土著人和黑人。他不应该再因为掠夺土地、同时在美国历史性野蛮行为中扮演重要角色而受人尊敬......” 哥伦布于1492年到达美洲大陆,从此掀开了数百年的欧洲殖民统治狂潮,这使他成为了征服和暴力残害美洲原住民的象征。

2020年6月11日,同盟总统杰斐逊·戴维斯(Jefferson Davis)的雕像在列治文(Richmond)著名的纪念碑大街(Monument Avenue)上被推倒。同一天,朴次茅斯同盟纪念碑上一共四个雕像遭到了破坏。

2020年6月23日,特朗普的长子却仍然火上浇油,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发文大胆建议:可以用自己父亲的雕像取代那些已经或即将被推倒的雕像。就在同一天,特朗普总统当天也在推特发文强硬表态,已经授权联邦政府逮捕破坏雕像者,最高可判10年监禁。

2020年7月24日,芝加哥市长洛丽·莱特富特当地时间凌晨下令移除了市中心格兰特公园的一座哥伦布雕像。一个星期前,示威者在这座纪念雕像附近与警方发生了冲突。

2020年8月29日,加拿大蒙特利尔的黑人和原住民团体举行了要求削减警察经费的示威游行,一百多人的游行队伍冒雨沿着舍布鲁克路(Rue Sherbrook)走到市中心的加拿大广场后,示威者照例发言、喊口号。除了要求削减警察经费、改善少数族裔和原住民的社会服务之外,也打出了“黑人的命也是命”等标语。下午3点左右,有人把绳子套在了广场中央的麦克唐纳雕像上,并把雕像从高大的基座上拽下来,雕像在倒落的同时,脖颈处被摔断,头部滚到一边。约翰·亚历山大·麦克唐纳(Sir John Alexander MacDonald(1815-1891)是加拿大首任总理,他是一个白人至上主义者。他是一个充满历史争议的人物,他当政时推行了一系列针对原住民的歧视性政策,导致原住民人口大量减少,侵占了原住民的土地,以所谓的寄宿学校破坏原住民家庭等等,因此他的雕像经常成为原住民和反种族主义者抗议和污损的目标。

2020年10月11日晚,俄勒冈州波特兰出现抗议活动,前总统林肯和西奥多•罗斯福的雕像被推倒,多座建筑物的窗户也被砸碎。当地媒体报道称,警方当时没有对此进行干预。不过事后,当地警察局在推特上表示,那些“试图用铁链推倒雕像”或参与破坏公物的人“将被逮捕”。当地时间12日大清早,美国总统特朗普就愤怒地连发多条推文,猛攻波特兰的示威者:“把这群畜生关进监狱,就现在!”

美国国会大厦雕像厅有10个联盟军统帅雕像。其中有罗伯特·李将军,乔治亚州的Alexander Stephen,副总统杰斐逊·戴维斯。现在国会中的黑人议员团体希望把它们搬走。

八、美国黑人将走向何方?

从“我有一个梦想”到“我不能呼吸”,美国种族歧视问题并无本质性改变。历史原因造成的种族矛盾和社会隔阂,使黑人在财富源头上就处于弱势。黑人与白人的贫富差距,在财富不断累积的过程逐渐拉大。这些不公平体现在收入、就业、教育等方方面面。

布鲁金斯学会的另一项数据显示,2016年白人家庭的平均净资产是黑人家庭的近10倍,前者是171000美元,后者仅有17150美元。有近30%的黑人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就业不平等与教育鸿沟相伴而生。斯坦福大学、哈佛大学和美国人口普查局联合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出身同样家庭背景的学生中,白人学生从高中毕业并进入大学的比例高于黑人学生,这一差距在男性中更为明显。

美国教育部的数据显示,学校间的种族分化问题严重,约40%的非裔学生就读于以黑人为主的学校,而在白人为主的学校,非洲裔学生比例非常低。以非洲裔学生为主的高中只有36%开设微积分课程,相比之下,60%以白人为主的高中都开设微积分课程。

在新冠病毒面前,黑人也是受伤最深的群体。根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非洲裔占美国人口的13.4%。但美国多个机构月初公布的一项研究发现,60%的死亡病例和近半数确诊病例都集中在非洲裔聚集区。

2020年6月2日,美国《国家利益》杂志网站发文称,尽管50多年来,非洲裔美国民众生存状况的某些方面得到一定改善,但直到今天,非洲裔民众争取自身权益之路依然道阻且长,与当年马丁·路德·金的抗争几近雷同。文章称,与1968年相比,如今美国的贫困问题依然普遍。1968年,2500万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约占总人口的13%;2016年,这一数字为4310万,超过总人口的12.7%。目前,非洲裔民众的贫困率为21%,几乎是白人贫困率的3倍,与1968年32%的贫困率相比,并没有根本性的改善。

虽然与1968年相比,非洲裔民众的生存状况有一定改善,但这些进步未能更加深入、广泛。《国家利益》杂志网站援引非洲裔作家塔那西斯·科茨、米歇尔·亚历山大的观点称,这种情况归咎于种族主义制度化。科茨还认为,种族主义在整个美国历史进程中阻碍了非洲裔民众的发展。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6月2日评论称,美国有着悠久的种族迫害和压迫历史,但这段历史却被许多人长期忽视。弗洛伊德之死只是众多无辜非洲裔民众被谋杀事件中的最新进展,困难重重的挑战仍未得到解决。文章称,解决这类问题需要诚实公正地看待美国和美国历史,但总统特朗普却对诸多事情持否定态度:反科学、反专业、反事实、反历史。当下的美国面临着新冠肺炎疫情、白人民族主义抬头、失业率高涨等危机,特朗普却在疫情严重性上误导民众,并淡化系统性种族主义的真正威胁。疫情和因种族歧视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相重叠,揭示了美国生活的残酷现实。

《华盛顿邮报》指出,这是“美国持久内战中的又一场新战斗”是对内战历史评判权的争夺,是种族平等和白人至上主义两种意识形态的冲突。

总而言之,在美国废除奴隶制一个半世纪后的今天,黑人等少数族裔在美国被歧视,仍然系统性地存在着!这一直是以“人权祖师爷”自居的美国,最黑暗、最糟糕的人权记录。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2-12-2 17:54 , Processed in 0.027555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