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MingHao的个人空间 http://ohaiwan.com/?15580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华人对美国的误解

已有 387 次阅读2021-5-19 13:13 |个人分类:美国华人|系统分类:转帖-知识

关于美国华人子女教育的对话
美国的华人政治,以前老广都是和黑人绑定争取民权的,那是在毛的时代。后来70-80年代很多台湾新移民来了以后,这帮台湾人巴结白人反共,鄙视黑人穷鬼,逐渐脱离了少数民族群体。再后来大陆来了一帮势利眼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对着有钱有势的白人直流哈喇子,和台湾人一样,自命“模范少数民族”,要自由民主不要民权AA,只为儿女爬藤,精致利己主义。结果华人政治就陷入今天的孤立无援,反华反共的自作孽不可活阶段。

从台湾来的高学历新移民开始,就是那种推娃爬藤的家长,太过努力的企图融入主流,这个对ABC的心理健康产生了很多不利的影响。

这个“融入”其实是有很多层次的不同含义的。对我们一代移民来讲,融入就意味着讲好的英文,读好的学校,找好的工作,过上中产阶级的生活。融入意味着适应新的社会环境,流畅的和当地人交流,成功的在当地讨生活。这是一代移民的所谓的融入主流。华人家长可能觉得孩子爬藤了,就会有更大的社会上升空间。要比我们更优秀?如果爬藤读好学校,和上流社会混,毕业就是高级中产阶级,成功地在当地讨生活,……

对我们的二代来说,这些东西他们自然拥有,不需要再“融入”啊,他们有更深层次的需求。对华二代来说,最重要的是自我的 self worth。他们语言没问题,学习也没问题。将来也会有好的收入好的工作,这些对他们来讲都是挺自然的东西,不需要太过融入就能得到的。爬藤不爬藤的,他们都会遇到一个身份认同问题。小孩子最重要的是主心骨,就是对自己价值的信心。

我们没有这个问题,因为我们是国内长大的,又是国内名校毕业的佼佼者,我们早就形成了自己成熟的价值观,世界观。我们知道自己的价值和地位。就算老美不接受我们,那老美算老几啊?我们知道他们还不如我们聪明。我们对自己的身份认同是很明确的。
¥、
华人对美国的误解

我们来美国是带着一个幻觉来的,认为美国是一个meritocratic 的社会,是个自由平等的社会,只要靠你自身的个人奋斗,吃苦耐劳就能成功的社会。我们有很深的 elitist 情结,在中国是学而优则仕,来美国以为是学而优则富。这是个错觉,是不对的。

你以为是去上海做新上海人呢,我有钱了你还歧视我吗?这是在我们故国的游戏规则,上海丈母娘的势利眼看你土包子有钱了,就看得起你了。美国人可不是上海人,不是上海丈母娘,种族歧视和上海人的地域歧视,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不是一回事。这个道理我来美国一两年就想清楚了。可是大多数华人还是想不清楚。

犹太人成功了,有钱了,美国人就不反犹了吗? 犹太人就控制美国了吗?荒唐!华人今天还羡慕犹太人,想学犹太人有钱就有势力了,那真是不懂西方社会文化历史的想法。

美国不是一个你更聪明,你更能吃苦,你更努力勤奋,你更有钱更成功,你就自动获得话语权和影响力的社会,你也不能消除别人对你的种族歧视。

我们不是要把问题种族化,而是国家化,就是团结在中国这个国家周围。各个民族都会团结在母国周围,对所在国施加压力,防止所在国的对华不友好行为。华人寻求和母国保持距离,和母国切割的做法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再说了,我们的母国是个和平的母国,伟大的母国。西方精英才是邪恶的,没有人性和良知的权力狂。

我们肯定不能支持美国统治精英的野心,我们能做的,就是团结所有的被压迫者,挫败美国统治精英的野心。西方文化不支持多边,基督教是唯一神的。他们的文化缺陷,导致他们不能和平的和多边相处。我们要认识到,西方文化是个有严重缺陷的文化。

你只要看看美国对俄罗斯的态度就知道了,必置其于死地而后快。这种心理是未开化的野蛮人的心态。如有可能,我从来不怀疑美国人会对俄罗斯人进行种族灭绝。西方人没有安全感,必然导致对异教徒的种族灭绝,对斯拉夫人种的大屠杀。这个文化是个劣等文化。你别看他们整天人权平等自由,那只不过是皇帝的新衣罢了。

美国最坏的人,是自认为代表美国利益和美国价值观的权力狂———美国的统治精英。不管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不管是白人还是其他人种。他们不代表底层平民,也不代表黑人,也不代表工人阶级,也不能代表华尔街。他们只代表他们自己的权力欲。

所以昨天blinken 说的民主输出,就是针对中国。因为在川普期间除了中国,任何地区的民主输出都是减少的。而且中国政府的发言和亚裔运动联合起来了。他们很害怕。Blinken 怕什么,我们就要支持什么。

反全球化和资本主义的本质是背道而驰的,反全球化不会成功。亚裔单独动员起来是不够的,要和所有的有色人种团结在一起。中国政府的道德高地,应该是所有被压迫被忽视人民的利益代言人。人类命运共同体,就是要争取第三世界人民的发展权。

ABC就没有我们这种背景了,他们对自己的身份地位和价值是有怀疑的。你自己再优秀,你父母再优秀,但是在他们眼里看到的,就是你们都不被白人接受啊,你们都混不开啊。你们没有话语权,说话没人听,主流媒体新闻上也没有征求你们的意见。学校里我也不popular, 漂亮的妞离我远远的。和我玩儿的都是非主流的,白人自己抱团自己嗨,我们亚裔自己抱团被家长逼的爬藤。我们的价值观完全和白人没有重合的地方。

华人小孩到了高中,就会有强大时压力去acting white。比如媒体说到中国,全是负面的。现在香港的事儿,大家都看到了,美国媒体可以说是天天撒谎。美国媒体铺天盖地地说香港警察残暴,关于香港的照片都是警察如何如何。香港警察是全世界最文明的警察了。看看今天伦敦街头,三个警察对着躺着地上的,手里已经没有刀的Osman Khan,开枪击毙。美国警察当街骑在黑人头上压断他的脖子。

华人小孩,如果中西媒体都看,就知道是啥回事,但是社会压力逼迫他acting white,接受媒体的洗脑。你如果不愿意,你就被孤立了。你如果愿意acting white,那就是变态的开始。这次香港的事儿,出来唱反调的是两位黑人,james和barkley,因为黑人知道主流媒体和白人是什么玩意。

我的意思是二代的父母开始考虑亚裔二代在美国的上升空间问题。这个不是读个常春藤能够解决的。我经常说起话语权,也就是影响力的问题。美国犹太人是通过与少民黑墨结盟开始的。在美国社会,空口讲理是弱者的表现。华人也面临同样的问题。你抱谁的粗腿。如果三代日裔都有问题,华裔就更不好说了。

身份认同是个很大的挑战,不被接纳直接影响孩子的自信。self worth不能靠爬藤,拿奖和业绩来衡量,外面的东西掩盖不了内心的inferior感,越努力,越无望。

白人在学校里讲究什么leadership, 所谓的leadership 就是指使别人为你做事的能力,就是要当孩子王,要别人都听你的话,你得有影响力。这个ABC很难做到。“leadership ”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呢?你想想奴隶主是什么样的感觉就知道了。Leadership在同伴里就是说话有人听,有影响力,泡妞能泡到大家都认为漂亮的。

美国人都喜欢体育,体育是通过直接对抗来决胜负。体育是对成人世界的竞争态势的模范和预演。美国的运动很多是挺野蛮的,美式足球和冰球。华人不搞体育,选择爬藤,本身就是弱者的表现。中国人不是靠体能直接对抗来决胜负的,我们经常说五大三粗的人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中国人靠玩儿心眼儿,玩儿阴的,玩儿计谋。其实白人上层也是靠玩儿计谋,底层才靠蛮力。英国人就是靠一肚子坏水儿取胜。德国人看英国人就是狡猾狡猾的,英国人看德国人就是山里的大老粗。

ABC在现实生活中吃不开,就会躲进自己的小圈子或者自己想象出来的虚拟世界里。所以ABC里玩儿游戏的特别多,特别是ABC男孩儿,几乎人人玩儿video game。这是边缘人群逃避现实生活的一种方式。老美也有一批outliers 热衷虚拟世界的,这个虚拟世界可以是电子游戏,也可以是动漫。

朋友的儿子两年前来德国,在国际学校读书,学生是五湖四海,白人多,很多US 公司外派。最近他跟家长分享学校的一些事。课堂讨论最近中国发生的一些事,期待班上两个中国孩子,他儿子ABC ,还有一个大陆来的来说说,大陆的孩子慷慨激昂,我儿子对最近中国发生的事一知半解,说了一些,立刻被大陆同胞怼回去,You know nothing about China. 

在美国也发生一些事,老师学生都期待那些白人学生发言。虽然他儿子也知道,也有意见发表,但是没人在意,他的意见irrelevant or insignificant。其实他挺失落的,有点两边都不是人的感觉。感叹说:white people are immune to discrimination, nothing bad can be said about them。

他儿子受到的对待,就是杨安泽在MSNBC辩论会上受到的对待,you are irrelevant and insignificant 。这个很典型。Andrew Yang 有一套自己的处理方法,他有两套说辞,和白人一套,和亚裔华人一套,不一样的。

ABC需要一个主心骨,他假如是白人的主心骨的话,其实在现实生活中立马就现原形了,不被接受,你就一跟屁虫而已。你就失去了leadership。我认为必须给他们种植一个中国人的主心骨。那样他们就会有self worth, 有心理依靠。他们必须有强大的文化上的心理依靠。就和以前唐人街的老广一样。基于文明的优越感,和犹太人一样。人家犹太人走到哪儿都自认为自己是上帝的真选民,你们都是假的冒牌货。这有很强的心理暗示作用,是精神支柱。不要担心他们在美国社会里格格不入混不开,其实他们心理越强大,在美国就越混得开。

我们的cope mechanism and defense mechanism 已经足够的strong。因为我们的阅历和成就,也包括一定的文化根基,都在支持我们。再说了,我们人生的目的是自己活得更好,而不是为被洋人接纳。

但是这里成长的孩子就很难有这种自信,因为他们没有被种植一个中国人的主心骨,心理不够强大。这就需要有对中国文化的强烈自信,和对自己中国人身份的强烈认同。

我一个朋友的儿子是个混血儿,他在上海长大,现在回美国读中学。但是他完全一颗中国心,中国人的身份认同。宋美龄这样的,被美国人看得起吗?她可能被美国人喜欢,认为是自己人,但是也是在白人的 leadership 之下的一个棋子。一个买办代理人的角色。但是我们的二代 ABC,他们会甘于当一个买办代理人的角色吗?他们会像香港人一样吗?他们不见得愿意的。

中国人缺乏一个用西方语言表述自己的文化和观点的一整套话语体系。以前我们用西方马克思的语言阐述我们的立场和观点,现在我们用什么语言呢?用自由民主普世价值?你还没开始呢就矮了一截。你自己都表达不清楚,怎么期望ABC能搞得清楚呢?

ABC假如在中国长大,他们亲眼所见中国的稳定,富足,先进,你不需要说服他,他自然就以为我们是对的。他没有理论也没关系。问题出在他们在贫穷里长大的父母身上。由于父母从小物质匮乏,后来来美国了也是穷中国出来的凤凰男女,他们是最没有文化自信的,他们自以为更认同美国文化和价值。

当年民国的时候,中国更穷。那时候的知识分子更痛苦。1935年,林语堂的《吾国吾民》可怜巴巴的极力想把中国的政治经济,社会人文,妇女地位,意识形态,用英文展示给西方。但是西方人就认同你了吗?那些民国大师讲的清楚吗?当年中国啥现实啊?你讲什么都没用的。

这次杨安泽参选总统,提供了我们一个深入观察ABC的机会,有很多文章出来以前都没见到过。

现在在硬实力上,中国人不需要仰视西方,中国精英孩子确实可以藐视美国了。但ABC不一样,他们不一定了解。这就是因为我们还没有话语权,对文化和价值观的解释,全由西方人说了算。

全倍文化自信 自己的mental health会好一些。ABC孩子的抑郁症 焦躁症的状况触目惊心。不被接纳真影响孩子的自信,带出不少心理问题。而且就算自己活得好,他们不可能孤芳自赏,觉得还是需要一个群体的。完全的文化自信,accept who you are, 是一个起点。

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朋友儿子的感受,发现从大陆来美国读书的孩子(至少是我们接触到的)基本上都是自信满满的。他们喜欢结交各路同学,白的,黑的,黄的,啥都有。ABC老是喜欢呆在自己的ABC小圈子里面。而且家长还不敢说教。非常同情在美国想教育子女的华人家长,什么都不敢说,一说就怕孩子抑郁了……

ABC生活在了夹缝中。容易被各方marginalized。ABC 的焦虑来自于渴望被接纳。而来自中国的孩子不在乎,他们自知他们有地方被接纳。

我朋友在中国长大的混血ABC满世界告诉别人他是中国人。他的原话:他被上小学的升旗仪式严重洗脑了。你会发现从国内生活一段时间的ABC回到米国也是自信满满的。认识一个台湾人生了两个混血,她女儿告诉她,将来要到中国让自己的孩子上初等教育。她的两孩子也是在国内呆了大概10年回来的。

ABC的父母催逼爬藤,就是一种conditional acceptance。ABC会认为父母也不完全接纳他们。这就悲催了。

你看国内零零后孩子的状态,对他们而言,准确的描述不是“自信”;他们也不考虑“接纳”的问题,他们的状态可以用“自在”来描述:我就是我,既不仰视谁,也不蔑视谁。

所以小孩子对自己文化背景的充分自信,对自己文化和种族身份的绝对认同,对文化母国发展进步的自豪感,包括其物质文明和非物质文明的优越
程度,都对他们的个性成长和身份认同,起着非常巨大的影响力。这些东西都会有助于培养他们在同伴中的领导力。



路过

鸡蛋

鲜花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21-6-24 14:36 , Processed in 0.031139 second(s), 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